現代採花賊 42-45


42

這三個小姐我那天也有見過兩位,但是剩下的另一位小姐就沒有見過了,陳婷要她們自我介紹一下,分別是阿蓮、小敏、琪琪。這三個小姐都打扮得相當妖嬈,可就是不如陳婷那種出外居家兩相宜的好!

坐下之後,就點菜吃飯。吃完飯之後,大家又一起出去唱歌,這時候,陳婷坐在我的右手邊,而左手邊是琪琪。琪琪長得玲瓏小巧,相當地可愛。

琪琪的手這時候放在我的大腿上面,然後跟我聊天,而小敏則是正在唱歌,阿蓮在那邊翻著歌本。陳婷這時候貼在我的耳邊說,如果我有興趣的話,這三個女人都可以上!我轉頭看了她一下,她面帶微笑地看著我,然後要三個女人聽她說!

陳婷要三個人輪流地幫我在這裡口交,如果我在哪一個人嘴裡射出來的話,那個人就可以領五百元獎金!但是如果三個人都沒有辦法讓我射出來的話,就要免費陪我睡一晚!

這時候阿蓮就先放下歌本,然後走到我的面前,在琪琪與陳婷的慫恿下,我在這裡就把褲子給解開了,然後讓阿蓮先開始幫我口交!

結果當然是三個人都沒有辦法讓我射出!

這時候三人臉上充滿了失望與訝異的神情!陳婷這時候要每個人兌現諾言,於是就買單離開了唱歌的地方。但是這樣回去飯店,有點太過招搖了,陳婷就要我們去她住的地方,她的地方比較寬敞,可以讓大家一起玩。其餘三人也是識途老馬,於是她們三人一輛車,我跟陳婷則是另搭乘一輛車,先後地回到陳婷的住所。

陳婷這時候要我先進到臥房裡面,然後過了一會,阿蓮先進來了。她這時候已經是用浴巾把自己包著,然後到了床上,先行躺下。既然如此,我當然也是把自己脫得精光,然後將她身上的浴巾扯下,接著就是讓她先幫我口交一番,而我則是趁著她幫我口交的時候,用手去摳摸她的小穴,好預作準備。

阿蓮很快地就要我插入她的小穴了,我看到她的兩眼早就已經無法離開我那粗大的肉!我抬高她的下半身,好讓她可以看到自己的小穴是如何地被我的大肉在蹂躪!

她的小穴顯得相當寬鬆,但是可以讓我更加恣意地幹抽送,她被我幹得呼天搶地,很快地就讓在客廳的三個女人按捺不住而走進房間。除了陳婷之外,每個女人都露出訝異的眼光,而阿蓮在這個時候已經哀求要換手,想要休息一下!

琪琪已經迫不及待地脫掉衣服,然後依照我的吩咐,趴在床邊,然後讓我從後面插入她的小穴裡面,展開另外一波的抽送運動!

琪琪的小穴也屬於寬鬆的,加上我的肉已經因為阿蓮的淫水而弄得濕淋淋的,所以抽送起來一點也不吃力!加上這時候我采立姿,只要雙手扶在琪琪的腰上,抽送起來更是快速勇猛!

琪琪的呻吟愈來愈大聲、也愈來愈淫蕩!弄得旁邊的女人,無論是哪一個都顯得心癢難耐!

琪琪終於被我幹得無力地趴倒在床上,我抽出肉,轉向小敏,由於她穿的是迷你裙,所以只把內褲一脫,裙子一撩,就跪趴在床上,等著我幹!我也沒有花費多久的時間就讓她給達到一次高潮!

這時候終於輪到了陳婷,她早就已經把衣服脫光了,我要其餘三人退開,然後讓陳婷躺在床上,接著我便開始慢慢地幹著陳婷,然後要三人圍繞在我的身邊,我的雙手各自幫琪琪還有小敏摳弄小穴,而阿蓮則是讓我來舔弄小穴,並且俯低下去與陳婷接吻,我不斷地運用我全身上下可運用的部位來讓這四個女人獲得滿足!陳婷在丟了兩次之後,要琪琪接替她繼續讓我幹,而她則是無力地爬到旁邊去休息。

這時候我就更佔優勢了!下體不斷地挺動,兩手各自去刺激兩女的下體,很快地,琪琪也開始要求別人來接手了!

小敏這時候則是成為我的胯下之臣,她不住地呻吟,而讓旁邊兩女似乎漸漸地又被挑起淫性,只是礙于體力,一時之間沒有辦法過來而已!

小敏很快地也被我搞定,只剩下阿蓮了。這時候阿蓮要我躺下,然後她跨坐到我的身上,開始兩手按在我的乳頭上面,一邊撥弄,一邊不斷地扭著她的腰,讓她的小穴包套著我的肉,前後左右的轉動起來。

這時候她的功夫就顯露了出來,看不出來她的腰既靈活又持久,而且小穴在這時候跟剛剛的表現又截然不同,或吸或吐,弄得我好不快活,倒是不可小看了她!

雖然如此,她的體力還是漸漸地隨著時間的拉長而消耗,終於她無力地趴在我的身上。這時候我坐起來,將她摟抱起來,接著站立起來,一邊走一邊幹著她!而她只能緊緊地摟著我的脖子,然後無力地隨著肉的進出而呻吟著。

這小浪蹄子,剛剛顯露了一手功夫,現在也該讓我好好地讓她徹底投降!我走了幾圈,讓她躺在床上,然後將她的腿扛在肩膀上,肉開始狂抽猛送,弄得她淫水直流,直呼過癮!

不過我這時候也有點累了,當我擺平了阿蓮之後,也略為有點想要射出的感覺,於是我就要剩下的幾個人輪流的幫我舔弄肉,三個人舔弄了一會,阿蓮也加入了戰場,而且居然是幫我舔弄菊洞,甚至還把舌頭給鑽了進去,這一下,我終於在極樂的感覺當中,將精液完全地射出,噴灑在小敏與陳婷的臉上,然後阿蓮跟琪琪過去舔食,這時候我慢慢地後退,然後坐下。

這場遊戲足足地玩了三個多鐘頭,我躺在床上,四女輪流去沖洗身體,然後最後是由陳婷跟小敏過來幫我洗澡,洗完之後,陳婷打了電話,找人來接三人回去。

送走了三人,陳婷要我休息一下,然後她則是全身赤裸地躺在我的身邊,用我的手臂當枕頭,就這樣睡下。

第二天早上,我倆再度回到旅館,剛一進到旅館,陳婷就要我先到床上,然後她自己先到玉室裡面,過了幾分鐘,她來房間叫我,我倆一起來到浴室,看到浴室地板上已經放了一個氣墊床,然後她說要幫我好好地洗個泰國浴!

這時候她先用水幫我把身體澆濕,接著就是把她的全身都塗上用沐浴乳產生的泡沫,然後用她那對奶子,在我身體上到處的磨蹭,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她的乳頭因為摩擦而漸漸地挺立起來!

她滿臉歡愉地幫我繼續磨蹭,而且從我的背面慢慢地磨,然後要我轉過來,面對面地繼續磨下去。當她的雙乳來到我的下半身附近的時候,她還沒有等到我吩咐,就主動地用雙乳夾著我的肉,開始搓揉起來。

我的肉很快地就硬挺起來,她這時候放開我的肉,起身,將小穴對準我的肉,雙手抓著我的肉,讓龜頭抵在穴口上面不住地抵弄摩蹭,而她的嘴巴也不斷地雪雪吸氣,顯得十分快活舒服。

終於她把腰給一沉,讓肉插入了大半截,然後她就開始把雙手按在我的雙乳上面,一邊捏著我的乳頭,一邊轉動著腰,讓肉在她的小穴裡面反復進出。

我這時候也伸出雙手捏著她的雙乳,彼此雙方透過手與乳頭讓對方瞭解自己有多麼的歡愉暢快,手指與乳頭彼此絲毫不保留地告訴對方體內最纖細的反應!她仰起頭來,低低地呻吟,臉上一定是帶著開心歡喜的神情吧?!

套弄了十幾分鐘,我要她轉身過去,換個方向繼續來玩,她以我的肉為支點中心,慢慢地轉身過去,然後繼續地上下套弄!這時候我把中指插入她的菊穴裡面,想不到她的反應變得相當激烈,我中指隨意地摳弄,都可以引得她不住地抖動,相對地也讓插在小穴裡面的肉帶給她更大的刺激!

「啊~~~~.....啊~~~.....」

她的呻吟變得長又淒厲,但是身體的動作卻是反向地加快且激狂,而且令得她達到了高潮!

這時候她已經無力起身,只好我起來用水幫兩人的身體沖洗乾淨,然後我讓她躺在氣墊上面,扛起她的雙腿,再度地將肉緩緩插入她的陰道裡面!

她嬌羞無比地問我,會不會討厭插入她的菊穴?我笑著說,是不是剛剛這樣玩,讓她覺得很刺激很舒服?她雖然不好意思,但卻老實地點頭!我說先得讓肉獲得充分的潤滑之後,才可以插入後面的菊穴!

她點點頭,讓我繼續慢慢地抽送,然後我就抽出肉,抵在菊穴上面!我告訴她要讓身體放鬆,並且不斷地用手去按摩她的身體,讓她感覺舒服而不自覺地放鬆肌肉,果然,我的龜頭很輕易地就進入了她的菊穴裡面!

這時候她的呼吸變得急促且顯得相當興奮,但是我不急著繼續進入,因為她的身體又變得緊張且繃緊。我繼續慢慢地讓她適應這樣的感覺,然後再一寸寸地讓肉深入她的直腸裡面,而令得她開始另外一種快感!

但是這還不是最爽的時候,我這時讓真氣激出體外,形成第二條肉,入了她的小穴裡面!她這時候兩眼大睜,似乎覺得不太對勁,但這時候我已經開始挺動下半身,讓兩根肉同時地去姦淫她的前後洞,我這樣地前後幹了兩百多下,她雖然還沒有達到高潮,但是整個人也幾乎要翻白眼了!

我這時候停了下來,然後沖洗一下我的下半身,她兩眼不斷地看著我的下半身,我想這時候的她心裡一定充滿了問號?接著我要她趴在氣墊上,然後將肉插入她的小穴裡面,再讓另外一根插入她的菊穴,接著就開始了快速狠猛的幹抽送!

「唔~~.....唔~.....唔~~.....唔.....唔.....哇~啊~~.....喔喔.....唔.....唔.....嗯.....嗯嗯嗯.....喔喔.....好舒服.....好棒喲~~.....別停.....繼續.....我.....要.....來.....了.....我已.....經要.....來.....了.....喔~~~.....喔~~~~~.....喔~~~~~.....喔~~~~.....」

我這一次足足地幹了七、八百下,讓她再達到了一次的高潮,然後把肉抽出來,讓她休息一下。我倆再把身體沖洗一下,擦乾之後,回到床上。我倆並排地躺在床上,她看著我的下半身,用手不斷地去撥弄,我問她,怎麼啦?

她說剛剛感覺好像我同時都插入了她的前後洞,但是怎麼看我都只有一條肉,所以她很疑惑!我笑著說:「來,摸摸這裡!」

我這時候讓她握著我的真氣肉,她很驚訝地握著,看著手中握著空氣,說不出來。我告訴她,我有練氣功,可以用真氣形成另外一根肉,然後同時地插入女人體內,剛剛就是這樣讓她同時享受前後同時被插入的快感!

她問我,為什麼要對她這樣好?我說:「因為你是我女朋友啊!」她這時候突然低下頭,不住地落淚。我摟著她,為什麼要哭呢?她說因為自己只是個低賤的女人,絕對不可能跟我在一起!而且,Mina有交代,可以讓我隨意地玩任何女人,卻不可以讓這些女人纏上我,這不是很明白地說她對我也有意思嘛?!

我摟著她,說我想要對誰好?!那是在我自己本身的態度,所以別人是沒有辦法影響的!而且我問她:「願意當我的女人嘛?」她抬頭看著我,我告訴她,我已經有四個老婆了,不在乎多一個,問她願不願意?

她看著我,說不出話了,我說如果願意的話,我就拿你當老婆看待羅?!她激動地摟著我,然後趴在我的胸膛上哭了起來。我這時候,又把她壓在身下,然後同時地插入她的前後穴,繼續地幹起來!

「啊~~.....啊~~.....啊~~.....好棒啊~~~.....我被自己的.....親老公.....幹喔.....喔喔.....喔.....天啊~~.....好棒啊~~.....喔.....喔.....喔喔.....我要被幹死了喔~~.....喔~~.....喔~~.....喔~~~.....」

這時候,床頭的電話響了起來,是Mina跟Subrina已經回來了,問我在哪裡?我說現在在房間啊!她們說兩分鐘過後就會過來!

而我放下電話繼續地幹著陳婷,畢竟這才是我喜歡的女人!

Subrina跟Mina很快地就到了房門口,而且居然跟櫃檯拿了備份的門卡,所以當她們進來的時候,正好看到我在幹著陳婷的模樣!陳婷在我的幹之下,已經浪得淫蕩無比!

「嗯~.....嗯.....嗯.....好哥哥.....好人.....你弄.....得.....我.....好舒服喲~.....天啊~~.....怎會.....這.....樣.....呢.....我.....從來.....都沒有這.....樣舒服.....過.....喲.....啊喲~~.....啊~喲~.....唔唔.....唔.....好棒.....好棒.....喲.....啊.....唔.....啊.....唔.....唔唔喔喔.....喔.....喔.....」

兩女看到這景象,哪還有客氣的?!立刻寬衣解帶,等著繼續讓我幹,於是我就輪流地幹著三女,但是只有在幹陳婷的時候,我才會施展特異功能,讓她獲得最大的滿足!

當其餘兩女被我幹到暈死過去之後,我要陳婷先離開,然後留下她的行動電話以及給她一筆錢,要她跟我保持聯絡,然後就讓她先走了!


43

這天晚上,Mina打電話給我,問我如果不急著回臺灣的話,可以去她家裡玩幾天,然後再回去。我想反正這時候回臺灣的話,也就是放假時間,那不如在這裡多玩兩天,於是我就答應了。

我打電話給Subrina說我要在這裡多留兩天,讓她自己一個人先走,她倒是沒有多問什麼,就掛掉電話。

第二天早上,Mina就坐車過來接我,然後我們就一起到了她家!

她家的豪華富麗遠超過我的想像,因為她家是座落在一座山上!

進去之後,裡面有許多的警衛,都穿著草綠色的制服,看起來就像是軍隊一般。

下車之後,一個年約四十的中年男子走上前來,他自稱是管家,姓楊。我一看他的走路就知道這個人是個會家子,而且手上的厚繭,顯示出他有著超過二十年以上的鐵砂掌功力,這一點讓我留上了神!

來到了客廳,Mina的父親起身,看著我跟她一起走進來,然後爽朗的笑聲,對我說:「這還是第一次我看到Mina帶男人回家呢!」我這時候只是微微一笑,並沒有多說什麼?不過看到Mina父親的太陽穴微微地鼓起,我的心裡就開始犯疑了?!這分明是練有內功的徵兆,這家人可是得小心在意的呢?!

我故意在跟他握手的時候,透出一道微弱的氣機,讓他感受到!

我相信,這一定會讓他有所懷疑的!果然,他的臉色微微一變,眼神有異!

當我跟Mina坐下之後,他要楊管家過來,然後吩咐了幾句話,就繼續地問我事情?譬如怎樣跟Mina認識的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!

過了一會,等到楊管家再度回到客廳的時候,伯父這時候站起來,要我們跟他一起到庭院走走。

來到庭院之後,這時候外面已經站著兩個年輕人,伯父要我們坐下,然後欣賞這兩個年輕人練武。Mina這時候看著我,然後小聲地問我會不會覺得無聊?或者是不要看這種東西了?我說來大陸,總是得看看這些武藝,而且我表示平常也很喜歡看李連傑等人的武俠片,所以就坐下來欣賞。

兩人這時候舞的是快刀,閃閃刀光之中,突然一道閃光向我飛奔過來,我一瞧,這是故意試探我來的,一聲大叫,然後手忙腳亂地避開了!那把刀釘在我剛剛坐的椅背之上!

這時候楊管家故意斥喝兩個人,然後要他們退下。我相信剛剛這一手一定讓兩人根本摸不清我的底細,但是我絕沒有想到伯父居然這時候過來扶我,而且伸手抓著我腕上的脈門,真氣源源不絕地傳入我體內!

事已至此,我已經沒有辦法隱瞞,只好運功相抗!雖然他出手在先,但是他的功力遠遜於我,所以很快地,他的額頭上就已經開始出現豆粒大的汗珠!楊管家這時候看到情況不對,大喝一聲,出手向我劈來!

「不要!!」

Mina驚呼一聲,我相信她一定很清楚楊管家這一劈的威力,但當楊管家劈中我背上的時候,大喊出來的卻是他自己!因為我運起護體神功,將他劈來的掌力反震回去,將他手腕腕骨給挫開了!

但是當他看到自己的主人這時已經滿臉通紅的時候,護主心切,顧不得自己的傷勢,再度地提掌要向我劈來。

「住手!」

一聲老邁卻充滿威嚴的聲音傳了過來,我收回內力,然後讓伯父起身,轉身一看,一個年約九十的老先生,由一個護士推著輪椅緩緩地向我這裡過來。

「你是姓丁?!」那老者開口問我,我搖搖頭,說:「我從臺灣來的,不知道為什麼一到這裡,就要這樣向我出手?!」

那老者說:「你一身功夫,從哪裡學來的?!」

我搖頭,說:「如果不歡迎我,我現在就可以離開!」轉頭看著Mina,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?

「不說你的來歷,就別想離開!」這時候從那老者身後,突然閃出了兩個人影,然後向我襲來!我看到來勢兇猛,而且居然離我三尺之遙時,勁力就已經悄然地籠罩我全身!我躬身一閃,兩腿不彎,硬生生地往後挪了七尺!兩人的勁力刻時就落空了!

兩人剛一落地,就再度向我撲來,這時候我身後已是牆壁,避無可避,只好出手相迎!

「掣!!!」

一聲斷吼,從我雙掌中,生出四道掌力,分別接著來者二人的四掌!故此他倆本想合擊的主意,登時就落空了!但是倆人的內力也相當地深厚,加上兩人是飛撲而來,而且我只使了五成力道,故而無法一擊將之震飛!

我這時候屈臂吐勁,將兩人震退兩步,爭取了空間,我迅速地旋身而起,出腿!在空中連踢一十六腿,兩人勉強擋住前十二腿,最後四腿分別提中兩人面門以及胸膛,慘呼向後飛去!

我一落地,再度欺身上前,這時候一道人影向我撲來,我看清楚是那老者,伸出右掌,幻出無數掌印於半空之中,他怪叫一聲,雙掌推出,卻依然被我一掌拍中他的胸口,向後飛出!

「爸爸!!」

「爺爺!」

我楞了一下,這老傢伙居然是Mina的爺爺?!當他落入輪椅的時候,忍不住地吐出一大口鮮血,我更是覺得糟糕!雙手揮出,十八道指風封住了他胸口的穴道,暫時止住了他的傷勢。

「你.....」這時候在場的人都以為我還要乘勝追擊,痛下殺手,故而都圍在老者的身前。

「你.....怎麼會.....小無相功?!」卻不料那老者這時候斷續地說出這些話來。我楞了一下,對啊,剛剛那老者用的也是小無相功,這是怎麼一回事呢?

我慢慢地走過去,而那老者要旁人退開,我告訴他:「家師人稱逍遙叟,不敢請教.....」

「你是師叔祖的弟子?!」他說的這句話讓我更加吃驚?!我師傅是他師叔祖,那我不是他的師叔了嗎?!這也難怪他會用小無相功了!我這時候一手抵在他的百會穴上,緩緩地將內力透入他的體內。大家看到這副景象,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不該上前動手還是要如何?

可是當我要運行他下半身經脈的時候,卻感覺到他的經脈似乎是被毒物給封住了,一時之間,似乎不容易幫他打通經脈,於是我就把內力收回,雖然如此,卻也已經讓他的傷勢大為好轉,臉色也恢復了不少。

「參見師叔!」他這時候居然向我行禮,我要他別這樣,大夥先進了屋裡再說,在這老者的要求下,我現在可是有著極為尊崇的身份,大家一起回到屋裡。Mina在她父親的要求下,先回到樓上的房間,然後只留下我、Mina的父親、爺爺與剛才那兩位與我動手的人以及楊管家在客廳裡面。

這時候我才知道,原來當初只有師傅一個人離開大陸,而他們則是成為了大陸軍系裡的御用保鑣,甚至秘密地協助一些暗殺行動,長久以往,故而有著相當深厚的人脈關係,也因此才會有能力擁有這樣龐大的金錢與勢力。

剛剛與我動手的兩人,算是爺爺的師弟,所以雖然伯父是他親生兒子,卻是功力不深,就更別提Mina這一代了!而楊管家則是門人,但是限於資質,練的功夫就不是我們這一門嫡傳功夫了。

我這時候問起爺爺下半身經脈的問題,他說是以前與人動手的時候,被毒物所傷,他用內力逼住,卻無力逼出體外,所以只能讓雙腿形同殘廢。我這時候表示想要幫他逼出毒氣,他喜出望外,卻又不知道有多少的成功機會?!

我說反正現在就是最差的情況了,還有什麼不好試的呢?!所以我就要他坐下,抓著他的雙腿,將內力緩緩地從湧泉穴透入他的體內,然後一點一滴地幫他把毒氣化去。

我運功了快要兩個時辰,但因為是幫人解毒,加上他的經脈已經長年受損,所以進展甚慢,毒氣只解了五分之一,但是爺爺說他已經覺得相當好了,看來往後慢慢地可以先恢復行走能力,至於其他的,他也不敢奢望了。

這時候,爺爺吩咐開出飯來,然後吩咐Mina下來一起用餐,當Mina聽說我正在幫爺爺療傷的時候,她相當高興!我這時候內力消耗甚多,用餐之後,就要求一間房間,讓我運功養氣。當我要進去房間的時候,看到Mina似乎有話想說,卻又不敢開口,我就用千里蟻語的方式告訴她,晚上我會到她房間找她,要她好好地等我!

我花了一個時辰,讓自己的內力恢復,然後就依照Mina之前告訴我的,來到了她的房間裡面,然後悄悄地閃身進去。黑暗之中,我看到一個女人躺在床上,過去,鑽入被窩之後,Mina居然全身赤裸地睡覺!我將她的雙腿分開,然後開始舔弄她的小穴,她這時候醒來,然後不斷地發出低低地呻吟!

她這時候也主動地將我的肉抓住,然後含入嘴裡不住地吮弄,令得我十分開心,因為Mina的口技居然大有進步,令得我十分舒爽,於是我就很快地將硬挺起來的肉插入了她的小穴裡面!

我開始緩緩地抽送,她低低地淫語,我漸漸地發現有點不太對勁,於是把床頭燈打開,她居然不是Mina!

「你.....你是誰?!」我這時候十分驚訝,這女人是有點像Mina,可是她怎會躺在Mina的床上呢?!她這時候可不管這許多,不住地要求我快點繼續挺動,而且告訴我,如果我弄得她舒坦的話,她就會告訴我Mina在哪裡!

我這時候只好繼續地挺動著,然後慢慢地帶領她進入高潮,我足足地讓她高潮兩次之後,才讓她滿意地說出Mina其實正在旁邊的房間等著我。我這時候問她為什麼會在Mina的房間呢?她笑著說:「其實是你走錯了房間,而我呢,是Mina的媽媽!」

天啊,我居然上了她的媽媽?!我問她,她不是應該在樓下的主人臥房裡面跟Mina的爸爸才對嗎?!怎會在這裡呢?她笑著說其實Mina的爸爸有兩位夫人,今晚是另外一位夫人陪侍,所以她就來這間臥房睡覺。

這時候,她催促我趕緊過去她女兒的房裡,並且說別把這件事情說出去,但是卻意有所指地要我明晚再來,然後就要我出去了。

我穿好衣服,再來到隔壁的房間,看到Mina已經等到睡著了!我鑽進她的被窩,然後摟著她一起入睡。

當我第二天醒來的時候,Mina已經醒來了,正在不斷地撫摸著我的身體。她見到我醒來之後,要我躺好,然後趴在我的兩腿之間,幫我口交。

她雖然已經懂得要用舌頭來舔弄,但是技巧還遠不及她的母親,想到這裡,我的肉居然就不聽使喚地翹了起來!她看到我翹起來之後,開心地就跨坐到我的身上,然後開始套弄起來。我這時候索性把她摟抱起來,然後一邊走一邊幹著她,她可是開心地浪叫著,渾不怕被別人聽到她淫浪的叫聲!

「啊~~~~~.....啊~~.....唔~~~~.....唔~~~.....唔~~~.....好棒.....啊~.....啊~~.....啊.....啊.....唔.....唔.....唔.....唔~.....啊~~.....啊.....啊.....啊.....喔~~.....喔~~~~.....」

或許是昨晚的期待,他居然很快地就達到了高潮,而且還連續地來了三次,這時候,我看看時鐘,還不到一個小時呢!我們梳洗一番之後,她叫人拿來一件寬鬆的睡袍,讓我穿上,由於昨晚摸上來的時候,只穿了一件內褲,所以這樣一穿,就不必擔心了。

出去之後,到了樓下,我倆居然還是最早起床的!傭人把早餐送來之後,我就跟Mina一起用餐,然後她陪著我再度地來到了爺爺的臥房。

我這時候繼續慢慢地幫他消去體內的毒素,等到我運功完畢的時候,發現伯父、兩位伯母還有管家都已經在我身邊坐了許久。今天雖然只花了一個時辰,但是效果卻比昨天好上許多,大部分的毒素已經消去,只留下少部分。

爺爺表示他希望剩下的毒素可以讓他自己來消去,這樣也順便可以磨練增強他自己的內力。我不表反對,這時候伯父叫兩位護士進來,照顧爺爺,就要我跟他還有其他人一起出來。

「照說你是長輩,Mina是你的晚輩,可是.....我不知道你對Mina的意思如何?」想不到伯父開門見山地就提到了這件事情,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。

我看了看在座的每一位,正準備講話的時候,Mina的母親開口說話了:「其實,Mina是很喜歡你,但不知道你的意思如何?」

「我.....我已經有老婆了!」我想這時候說實話是最好的方式!

「沒關係,我爸爸自己也是娶了兩個老婆啊!」想不到Mina這般地大方,還舉出自己父親當例子,想要幫我開脫!

「可是.....我已經娶了四個老婆了,你.....這樣也不介意嗎?」

Mina用幾乎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我,說:「你.....你已經有四個老婆了?!那哪.....你.....到底是什麼意思.....」

我這時候實在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意思,其實本來就只是單純的男女歡愛,只是不知道她會這般地認真,聽到我這樣的情況,在座的每一個人都幾乎不知道該怎樣接話下去!

「師叔!」那個該死的老頭在這個時候又出現了!不過這時候他卻成為我的救命星,因為他居然說:「你要不要Mina,那決定於你的想法,不必在乎Mina她!」

「爺爺!!!.....」Mina這時候可是急了,因為家裡最有權威的爺爺居然這樣說!

不過我這時候也順著臺階下:「我自己四個老婆是相處得相當愉快,我也很喜歡Mina,我想她們也會很喜歡她的,如果Mina願意,我非常願意讓她當我第五個老婆!」

這時候爺爺就轉頭看著Mina:「你的想法呢?!」

「我.....我.....」Mina這時候不知道該怎辦是好,我走過去,握著她的手,將她牽到旁邊,低聲地問:「你怕什麼?」

「你.....五個老婆.....那.....不是會.....應付.....不來.....」

我低聲地說:「你看我的表現,會應付不來嗎?!老實告訴你,老婆愈多,你們會愈快活!」她聽到我這樣說,羞紅了臉,低頭,點了點頭,整個房間裡面的氣氛登時變成輕鬆不少!

既然如此,爺爺就請我在這裡完婚。我表示想要把幾個老婆跟一些人請來,他也同意,於是就由我打電話給Lydia,告訴她有這件事情,然後安排個時間,過來大陸一趟,好在這裡完婚!

Lydia聽到之後,笑了出來,說:「想不到你又找到一個老婆啦?!不過要我們過去,得花點時間安排一下,我安排一下,再跟你聯絡!」

放下電話之後,我就告訴Mina,要等消息再決定日子,她這時候倒是都不在乎了,開心得不得了!


44

這天晚上,我先搞定了Mina之後,就過去到隔壁的房間,一個赤裸的女體橫陳在床上,我毫不客氣地就走過去,伸手開始撫摸起來!

那女人的雙腿隨著我手的撫摸愈來愈張開,很快地,我就已經可以觸摸到她的私處,她已經開始忍不住地發出淫蕩的呻吟,但卻就是不把臉轉過來,我這時候轉身,將肉貼近她的臉,要她幫我吮弄肉。

她這時候終於轉過臉來,居然是伯父的另外一位妻子!這女人比起Mina的媽媽要年輕許多,而且就是那種充滿誘惑魅力卻又極為饑渴的模樣!

她張開嘴巴慢慢地吮弄我的肉,我也低頭去舔弄她的小穴,很快地,我倆的情欲都被挑逗到了高點,所以我就把肉插入她的小穴裡面開始抽送起來!

她的肉體讓我感受到十分的滋味,我忘情地挺動腰肢,讓肉在她的陰道裡面快速地進出!她的雙手不住地揉捏著我的乳頭,顯然是相當懂得男女之間的情愛歡愉!

幹她的感覺,遠比干Mina的母親要來得爽,想來這也是她幫我安排的機會,但這時候我忍不住地會懷疑,為什麼會這樣安排機會讓我上呢?但是在我還沒有得到答案之前,她就已經被我幹得暈死過去了。

我這時候起身,全身赤裸地披上一件寬鬆的浴袍,就這樣慢慢地走出她的房間,然後來到樓下,準備去庭院欣賞美麗的月色。

我剛剛走出主屋,就看到兩組人悄悄地掩了過來,而且楊管家也隨即就出現了!他問我要去哪裡?我說只是想要到處走走而已,他說要走走不妨,但是後山那裡可千萬不能去!

我點點頭,然後他就帶著兩組人退下。我開始信步而走,我雖然沒有刻意地施展輕功,但是腳步輕盈,很快地就離開主屋有一大段距離了!我得窮極目力,才可以看見主屋,一般人就更別想要看得到了。這裡有一大片湖,我沿著湖邊而走,月色溶溶泄泄,讓人感覺十分地舒服!

我在這裡褪下了那件浴袍,全身赤裸,運起玄功,並且雙足踏在大地之上,雙手掌心向天,緩緩吐納,將天地玄陰之氣導入體內,與我體內各處真氣相互融合,運行十二周天之後,我感覺全身毛孔似乎都可以隱隱地吐出月色,那種感覺真是舒服極了!

但是這時候卻似乎有人向我這邊接近,我立刻收攝精神,然後右手一招,就把那件浴袍給拿在手裡,迅速地穿上!

我很快地就發現,來的人不只一個,而且並非是從主屋那邊過來!來的人似乎這時候也發現了我,於是逐漸地以我為中心,形成包圍網。

我這時候察覺總共有十三個人,其中似乎有一個女人,而且顯然就是帶頭的那一個!他們向我打量一下,似乎不瞭解我是誰,於是就開口相詢!

「尊駕何人?!與此間有何關係?」

口氣倒是相當地客氣,但是來的每個人身上似乎都帶著有武器,而且一身勁裝,顯然來意不善!我這時候也不回答,突然空氣中的氣流有所變動,一根細微的毒針向我飛來,我閃身,並且順勢射出一道指勁,打在針上,讓它射到了另外一個來人身上,那個人哼了一聲,就倒地而歿。

他們既然先動了手,而且用上這種歹毒的武器,我也不需要客氣了!在剛剛發射毒針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,我一掌按在他的胸口上,這一掌我使上了十成功力,在他根本就來不及說話之前,他就已經被我震碎了五臟六腑,順手奪過他手上的毒針槍,我更是輕而易舉地就把餘下的十個人給送上了西天,只剩下那個帶頭的女子。

「你.....你到底是誰?我們怎麼不知道這裡有這樣厲害的高手呢?!」

我根本就不打算回答她的問題,右手一揮,七道指勁分別打中她的四肢與身上穴道,讓她根本無法動彈,接著就到地上的死者身上搜一搜,發現這些人都沒有什麼特別的表徵,但都受過嚴格的體能訓練是可以知道的。

幸好我一出手就搶到這把毒針槍,要不然我在搜查的過程,發現了好幾個人都有帶著手槍,我可能還不好應付呢!不過也因為只有我一個人,所以大家都輕敵了吧?!

我這時候,將毒針槍拿著,然後拎著那女子,快步地回到主屋,楊管家很快地就迎了上來,我告訴他過程,他叫手下過去把那些屍首帶回來,並且立即地帶著我去到了爺爺的住所。

伯父在十五分鐘之後才來到,依照他與爺爺的看法,這是過去的仇家所安排的殺手。依照對方的想法,似乎是要殺得雞犬不留!

而且看起來,這些人也沒有打算活著回去的打算,所以如果真的讓他們摸上來,恐怕主屋裡面的人得全數陪葬!

我這時候也不想去過問太多,爺爺要伯父負責查出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;接著,爺爺要其他人走開,只留下我一個人。他告訴我,希望我去闖一闖後山的秘洞,裡面是本門高深武學之所在,已經許久都沒有人習練了,他想我應該有這個本領可以去闖三大難關,得以習練全數武學。

我想如果是有本門高深武學,不妨前去,於是我就答應了!

第二天早上,當大家都還沒有注意到的時候,我就依照爺爺的指點,往後山而去。一到了後山,一道急流出現在我眼前,我知道這是第一關。我想也不想地就把全身衣物脫光,赤條條地躍入水裡!

強大湍急的水流,不住地衝擊而來,其力道不亞於數十位高手聯手出擊!我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形,但這時候已經被沖退了十幾丈!我慢慢地往前行,身形愈見滑溜,而且慢慢地我也抓住了訣竅,前行的速度愈來愈快,而且全身氣機也愈見充沛,終於突破了這長逾數百丈的急流。

水流漸趨平緩,此時我已經可以施展水上飄的輕功,平平地行走在水面之上了。看到前方一大片樹林,我知道這是第二關,提氣一躍,進到樹林之中,見到裡面按照五行八卦布下了陣式,幸好這點難題還難不住我,所以我就提氣往前而行。

但是這時候卻感覺到地上不斷地有氣勁在阻擋我前進!加上陣勢的運作,我這時候才瞭解原來是配合了天然地氣以及樹林陣勢,對於要過關者進行內力的消耗。

這時候,我覺得剛剛的急流好像還好過一點!

出了樹林,最後一關正擋在我的面前。高逾百丈的峭壁,光滑如鏡,絲毫沒有任何可以借力之處,洞口卻是在峭壁之上!我這時候在想,該如何上去?!卻想到了昔年郭靖大俠精擅登天梯輕功,想來這關對他應該就不至於有問題。

想到他,我心裡就有譜了,提氣一縱,立刻躍上了峭壁,雙足一點,身形再度上躍,這時候我可不敢太過大意,手足並用,並且利用體內的內力不斷地吸附在那峭壁之上,慢慢地爬了上去,幸好,我的內力還算充沛,但是經過這樣三關的折磨,也已經累得一蹋糊塗了!

但這時候我看到裡面,居然空無一物!我心想,那些高深武學呢?!我這時隱約地看見裡面似乎有東西,於是就慢慢地往裡面走去!

這時候我看見了裡面居然坐著一個赤裸的女人,手捏功訣,坐在地上。我不敢大意,先恭敬地向她行禮,並且說明為什麼來自的目的。但是她似乎都沒有反應,我這時候試著運功往前推去,想不到她卻居然有了反應!

她冉冉而起,然後向我飛來!!她的速度奇怪,而且居然是順著我的氣勁而來!當我雙掌正準備推出的時候,她的嘴唇已經吻上了我的嘴,並且我的雙手正好握著她那豐滿的雙乳,她的來勢奇大,撞得我往後一仰,她的小穴居然在這個時候,套入了我其實早就已經因為觀看她美貌而翹起的肉!

這時,我察覺到她體內的氣機不斷地透過嘴巴以及下體傳入我體內,而且十分奇怪地是嘴裡傳來的氣勁屬於奇陰;下體傳來的功力則是酷熱,兩股內力在我體內不住地盤旋,直到相互龍虎融合,方才止歇。

當我再度張開眼睛的時候,卻發現剛才的美女已經灰飛湮滅了!

可是我的體內卻又增加了至少近百年的功力,是以我剛剛突破三關所消費的內力,都在這個時候給補充了回來,甚至還有過之!

我繼續回到剛剛那個女人所坐的地方,看到後面又有一處較為狹小的處所,繼續往前走,裡面的石壁上面,刻有許多的圖案花紋,我想這或許就是武功圖譜了,於是就慢慢地摸索著牆上的圖案,試著想要瞭解在寫些什麼?!

這一摸索之下,我可大吃一驚!原來這個女人是我門之中,前四代掌門人!她因為習練最高境界不成,憤而坐化於此!並且留下一身功力,希望可以讓後世之門人可以突破此最高境界!

這時候我繼續摸索圖譜,裡面的天山六陽掌、天山折梅手都是裡面師傅點撥過我的,北冥神功卻又讓我知道該如何吸取別人內力,淩波微步卻是我過去沒有學習過的,於是就背誦了下來,準備日後習練。

最後有一小篇心法,卻是完整的內功心法,但是我依法習練,總是似乎差了一點就可以飛騰而起,我練了七、八次,想了想,似乎沒有必要繼續習練下去,省得又像之前的掌門人給坐化了。

雖說如此,我卻覺得自己跟進洞之前已大不相同了,全身氣勁充足,精神飽滿,如此下山,也算是有些許的收穫。特別是那場傳功,如果可以真的銷魂一番的話,不知道該有多好!

「是嗎?!」這時候在我腦海裡面居然浮現了這樣的聲音!我這時候覺得有點奇怪,將全身氣勁湧出,整個洞穴裡面並沒有察覺到其他不對勁之處。但隨即那個聲音又在我的腦海裡面給浮現了出來!

「不用懷疑,我是剛剛傳功給你的婕雲子,現在只是我的魂魄在這裡跟你對談!你不需要開口,我就可以與你相互溝通!」

這時候她告訴我,她當初在此練功之時,突然進入『神遊太虛,清魂無落』的境界,但是自己也在這裡繼續地留了下來,想要看看後代子孫,有誰可以達到跟她相關的境界。

她這時候要我坐下,開始練功,然後指點我如何提升自己的境界,在她的幫助之下,我的靈魂與功體,一瞬之間,居然也進入了相同的境界,此時,我可以清楚地看見她就站在我面前!

她跟剛剛我才見到的肉體身形一模一樣,一點都不像是已經經歷了四百年的人!我胯下的肉再度地不安份起來,她看見了我身體的反應,微微地一笑,就向我飄了過來,然後把嘴唇吻上了我的嘴唇,接著就開始導引我對她為所欲為!

她的技巧與花招遠不如我所懂的多,我開始慢慢地愛撫著她身體的每一處部位,而且開始讓她躺下,我倆還可以躺在半空中呢!我開始舔弄她的下體,然後慢慢地吮吻,弄得她直呼過癮,說從來都沒有嘗試過這樣快活的玩法呢!

我終於再度地把肉插入了她的體內,開始抽送起來,她嬌柔轉啼、低低地呻吟,玩起來就格外地有風韻,而且隨著我胯下的不斷挺動,她漸漸地騷浪了起來,整個人都不住地顫抖著呢!!!

她慢慢地恢復平靜,然後也指點我該如何重回我的軀體之內,這時候只要我略為運功,大略上可以察覺她的所在,但並沒有辦法看見她。

她問我,是不是要下山了,我點點頭,她說想要跟我一起離開這裡,想要長久與我在一起!我有點意外,想不到她會如此的大膽?!她卻笑著說因為她在過去本就是一個不守俗世規矩的人,現今當然就更不必守著這些無聊的規矩,但是我告訴她自己已經有許多妻室了,她說沒有關係,她不認為有人可以跟她用同樣的方法來與我歡好,既然她要這樣講,我也沒有辦法阻止她,於是就跟她準備離開這洞穴。

下山的時候,可比我上山的時候更加地簡單!這時候我只需要將手或腳在峭壁上一按,下墜的速度就稍稍減緩,很快地我就下到平地。這時候她帶著我走另外一條小路,很快地就回到了主屋之所在。

我走進了屋裡,先找到一套衣服穿上,然後再前去探望爺爺,他看到我回來了,急著問:「你這三天都在作些什麼呢?!」

這時候我可愣住了,想不到我已經花了整整三天的時間,不過想想也對,經歷了這許多事情,沒有三天的時間哪裡夠呢?!我隱瞞了遇到婕雲子的事情,只說花了許多時間通過三關,然後才進入了洞穴之內,並且默誦了幾部經書,如果爺爺有興趣的話,倒是可以修練一、二。


45

我指點爺爺練了淩波微步,讓他可以借著步法,來重整因為毒力久侵而有所萎縮的下身經脈。可是我卻突然發現,伯父對我的態度似乎有著微妙的轉變。

這天晚上,大傢伙正在一起吃飯的時候,我突然覺得食物中似乎被人下了毒藥!幸好我只吃了一口,就察覺了這件事情,所以我很輕易地就把毒力給迫在胃裡,但是這時候爺爺卻已經開始毒性發作倒在地上,抖動不已!

我右手一揮,先點住他身上數處大穴,好讓毒性不至於擴散,但這時候伯父與爺爺的兩位師弟,卻是合力向我攻擊,甚至還用上了霰彈槍!

我為了避免他們傷及無辜,所以只好硬擋硬架,甚至右手還被霰彈給射到!雖然這樣,他們還是被我給制服住了!

我這時趕緊過去幫爺爺驅毒,而伯父的兩位妻子與Mina則是要楊管家趕緊幫忙叫人進來先控制場面,好讓我可以專心地為爺爺療傷,順便也要人幫我療傷。

但是這時候大家才發現,楊管家居然在此時露出了猙獰的笑容,說:「哈哈哈哈,你們都沒有注意到,為什麼家主中毒之後,一直都沒有辦法痊癒嗎?那就是因為我正是毒聖的傳人─歐陽烈!」這時候我已經讓爺爺的毒集中到了一處,暫時沒有擴散的危險。

我相信歐陽烈絕對沒有想到我根本就沒有中毒,加上我剛剛受了傷,所以他也就沒有這般地提防我,所以我長身而起的時候,他可是大吃了一驚,然後我使出「陽關三迭」重重地打重他胸口,震斷他的心脈,讓他倒地而歿。

這時候我才專心地幫爺爺療傷,突然,伯父的姨太太,整個人全身一抖,我不知道怎麼回事,但隨即我感應到了婕雲子,她說她鑽入了這女人的體內,借用她的軀體,暫時為我護法,要我不必擔心。

既然如此,我更加專心地幫爺爺驅毒,然後順便把自己體內那些微不足道的毒素排出,接著就是要好好地來質問一下伯父為什麼要這樣做了?!

「你.....居然不理會我是你的親生兒子,想要把掌門一職,傳給了他!!這樣叫我如何會服氣?!」

我這時候才瞭解,原來是為了掌門一職!其實今天早上,爺爺找我過去,的確是要把掌門一職傳給我!

爺爺這時候拿過旁邊衛士的手裡的槍,緩緩地走向伯父,看著他,極為不舍地對準他的太陽穴,一槍就讓伯父過去了!這時候伯母一聲驚呼,整個人也暈了過去,爺爺順便也把兩位師弟給解決掉,然後坐倒在地上,登時不醒人事!

這時候,我過去將內力緩緩地送入他體內,他悠悠地醒了過來。

吩咐其餘的人,奉我為主,然後一切大小事務都聽我號令,一頓原本快樂的晚餐,卻怎知道會這樣收尾呢?

一切的事情都在慌亂當中度過,我花了許多時間才大致瞭解各項事務,這時候Lydia也帶著其餘三位老婆跟家人來到這裡,一切就更顯得忙亂了,等到我準備起身回到臺灣的時候,都已經過了一個月!

回來之後,我把這裡的事務結束,然後再度回到大陸,在那裡坐享齊人之福了!